电热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圈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安徽男童严重脑损伤父母求为儿安乐死遭拒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4:05:53 阅读: 来源:电热圈厂家

安徽男童严重脑损伤 父母求为儿安乐死遭拒

2015年1月26日消息,安徽,霍邱县河口镇熊大哥夫妇1岁多的儿子熊俊怡受重伤,最近一个多月来,在家中靠吸氧和注射维持生命,医生告知已无治疗价值,看着最后一口气没咽下的亲生骨肉,父母含泪祈求为孩子实施“安乐死”,但因此举涉嫌违法,被相关部门拒绝。

2014年12月1日下午3点,妈妈何光群带着俊怡到爸爸上班的快递公司玩,因为刚刚会走路,一不留神孩子跑到快递传送带前,被卡进传送带受伤,事发后家人立即将孩子送往六安市人民医院,诊断为严重脑损伤,后又转到省立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了一个多月。在一个多月的抢救中,小俊怡一直没有清醒过来,最后检查发现孩子小脑半球已经脑萎缩,处于脑缺氧状态。医生说已经没有治疗价值了,熊大哥夫妇为孩子办理出院手续,本来已经准备放弃治疗了,但出院一天之后发现,孩子虽然不能进食,但还是有呼吸。

孩子的妈妈每隔3个小时左右,用针管将牛奶注入孩子的胃管中,不时将呼吸困难憋得直翻白眼的孩子扶起来拍拍后背,看着孩子这样受罪,熊大哥夫妇整日以泪洗面。“看着孩子活活饿死,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接受”,熊大哥说,他又把孩子送进医院,希望能有奇迹发生,但是抢救几天后还是没有任何进展,看着孩子生不如死,夫妇俩痛断肝肠。

熊大哥说,与其这样受罪,不如让儿子早点解脱,于是向医院提出申请,希望为孩子注射实施“安乐死”,但医院说这是违法的,拒绝了他的请求,他们只好带着孩子回了老家。熊大哥转而找到六安市民政局,明确表示自己申请签字并负相关责任,但同样被拒绝了。一开始,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以为熊大哥是来申请大病救助的,听说要申请“安乐死”,都感到很意外。

该局社会事务科负责人谷良成说,虽然孩子的遭遇让人同情,但不能人为剥夺他的生命,实施“安乐死”不管从社会伦理道德、我国国情、还是法律层面都是不允许的,法律无规定,民政局也无权批准,建议他们到司法机关咨询;至于大病救助金方面,孩子的父母可以按照程序向民政部门申请。

熊大哥说,为给俊怡治病已经借了十几万了,家里还有两个女儿,妻子没有工作,但只要能治好孩子的病,哪怕再困难他都要继续治,可医生说孩子治疗无望,实在不忍心看儿子这样痛苦,才想到让他“安乐死”。

2015年1月26日消息,安徽,霍邱县河口镇熊大哥夫妇1岁多的儿子熊俊怡受重伤,最近一个多月来,在家中靠吸氧和注射维持生命,医生告知已无治疗价值,看着最后一口气没咽下的亲生骨肉,父母含泪祈求为孩子实施“安乐死”,但因此举涉嫌违法,被相关部门拒绝。

2014年12月1日下午3点,妈妈何光群带着俊怡到爸爸上班的快递公司玩,因为刚刚会走路,一不留神孩子跑到快递传送带前,被卡进传送带受伤,事发后家人立即将孩子送往六安市人民医院,诊断为严重脑损伤,后又转到省立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了一个多月。在一个多月的抢救中,小俊怡一直没有清醒过来,最后检查发现孩子小脑半球已经脑萎缩,处于脑缺氧状态。医生说已经没有治疗价值了,熊大哥夫妇为孩子办理出院手续,本来已经准备放弃治疗了,但出院一天之后发现,孩子虽然不能进食,但还是有呼吸。

孩子的妈妈每隔3个小时左右,用针管将牛奶注入孩子的胃管中,不时将呼吸困难憋得直翻白眼的孩子扶起来拍拍后背,看着孩子这样受罪,熊大哥夫妇整日以泪洗面。“看着孩子活活饿死,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接受”,熊大哥说,他又把孩子送进医院,希望能有奇迹发生,但是抢救几天后还是没有任何进展,看着孩子生不如死,夫妇俩痛断肝肠。

熊大哥说,与其这样受罪,不如让儿子早点解脱,于是向医院提出申请,希望为孩子注射实施“安乐死”,但医院说这是违法的,拒绝了他的请求,他们只好带着孩子回了老家。熊大哥转而找到六安市民政局,明确表示自己申请签字并负相关责任,但同样被拒绝了。一开始,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以为熊大哥是来申请大病救助的,听说要申请“安乐死”,都感到很意外。

该局社会事务科负责人谷良成说,虽然孩子的遭遇让人同情,但不能人为剥夺他的生命,实施“安乐死”不管从社会伦理道德、我国国情、还是法律层面都是不允许的,法律无规定,民政局也无权批准,建议他们到司法机关咨询;至于大病救助金方面,孩子的父母可以按照程序向民政部门申请。

熊大哥说,为给俊怡治病已经借了十几万了,家里还有两个女儿,妻子没有工作,但只要能治好孩子的病,哪怕再困难他都要继续治,可医生说孩子治疗无望,实在不忍心看儿子这样痛苦,才想到让他“安乐死”。

2015年1月26日消息,安徽,霍邱县河口镇熊大哥夫妇1岁多的儿子熊俊怡受重伤,最近一个多月来,在家中靠吸氧和注射维持生命,医生告知已无治疗价值,看着最后一口气没咽下的亲生骨肉,父母含泪祈求为孩子实施“安乐死”,但因此举涉嫌违法,被相关部门拒绝。

2014年12月1日下午3点,妈妈何光群带着俊怡到爸爸上班的快递公司玩,因为刚刚会走路,一不留神孩子跑到快递传送带前,被卡进传送带受伤,事发后家人立即将孩子送往六安市人民医院,诊断为严重脑损伤,后又转到省立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了一个多月。在一个多月的抢救中,小俊怡一直没有清醒过来,最后检查发现孩子小脑半球已经脑萎缩,处于脑缺氧状态。医生说已经没有治疗价值了,熊大哥夫妇为孩子办理出院手续,本来已经准备放弃治疗了,但出院一天之后发现,孩子虽然不能进食,但还是有呼吸。

孩子的妈妈每隔3个小时左右,用针管将牛奶注入孩子的胃管中,不时将呼吸困难憋得直翻白眼的孩子扶起来拍拍后背,看着孩子这样受罪,熊大哥夫妇整日以泪洗面。“看着孩子活活饿死,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接受”,熊大哥说,他又把孩子送进医院,希望能有奇迹发生,但是抢救几天后还是没有任何进展,看着孩子生不如死,夫妇俩痛断肝肠。

熊大哥说,与其这样受罪,不如让儿子早点解脱,于是向医院提出申请,希望为孩子注射实施“安乐死”,但医院说这是违法的,拒绝了他的请求,他们只好带着孩子回了老家。熊大哥转而找到六安市民政局,明确表示自己申请签字并负相关责任,但同样被拒绝了。一开始,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以为熊大哥是来申请大病救助的,听说要申请“安乐死”,都感到很意外。

该局社会事务科负责人谷良成说,虽然孩子的遭遇让人同情,但不能人为剥夺他的生命,实施“安乐死”不管从社会伦理道德、我国国情、还是法律层面都是不允许的,法律无规定,民政局也无权批准,建议他们到司法机关咨询;至于大病救助金方面,孩子的父母可以按照程序向民政部门申请。

熊大哥说,为给俊怡治病已经借了十几万了,家里还有两个女儿,妻子没有工作,但只要能治好孩子的病,哪怕再困难他都要继续治,可医生说孩子治疗无望,实在不忍心看儿子这样痛苦,才想到让他“安乐死”。

2015年1月26日消息,安徽,霍邱县河口镇熊大哥夫妇1岁多的儿子熊俊怡受重伤,最近一个多月来,在家中靠吸氧和注射维持生命,医生告知已无治疗价值,看着最后一口气没咽下的亲生骨肉,父母含泪祈求为孩子实施“安乐死”,但因此举涉嫌违法,被相关部门拒绝。

2014年12月1日下午3点,妈妈何光群带着俊怡到爸爸上班的快递公司玩,因为刚刚会走路,一不留神孩子跑到快递传送带前,被卡进传送带受伤,事发后家人立即将孩子送往六安市人民医院,诊断为严重脑损伤,后又转到省立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了一个多月。在一个多月的抢救中,小俊怡一直没有清醒过来,最后检查发现孩子小脑半球已经脑萎缩,处于脑缺氧状态。医生说已经没有治疗价值了,熊大哥夫妇为孩子办理出院手续,本来已经准备放弃治疗了,但出院一天之后发现,孩子虽然不能进食,但还是有呼吸。

孩子的妈妈每隔3个小时左右,用针管将牛奶注入孩子的胃管中,不时将呼吸困难憋得直翻白眼的孩子扶起来拍拍后背,看着孩子这样受罪,熊大哥夫妇整日以泪洗面。“看着孩子活活饿死,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接受”,熊大哥说,他又把孩子送进医院,希望能有奇迹发生,但是抢救几天后还是没有任何进展,看着孩子生不如死,夫妇俩痛断肝肠。

熊大哥说,与其这样受罪,不如让儿子早点解脱,于是向医院提出申请,希望为孩子注射实施“安乐死”,但医院说这是违法的,拒绝了他的请求,他们只好带着孩子回了老家。熊大哥转而找到六安市民政局,明确表示自己申请签字并负相关责任,但同样被拒绝了。一开始,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以为熊大哥是来申请大病救助的,听说要申请“安乐死”,都感到很意外。

该局社会事务科负责人谷良成说,虽然孩子的遭遇让人同情,但不能人为剥夺他的生命,实施“安乐死”不管从社会伦理道德、我国国情、还是法律层面都是不允许的,法律无规定,民政局也无权批准,建议他们到司法机关咨询;至于大病救助金方面,孩子的父母可以按照程序向民政部门申请。

熊大哥说,为给俊怡治病已经借了十几万了,家里还有两个女儿,妻子没有工作,但只要能治好孩子的病,哪怕再困难他都要继续治,可医生说孩子治疗无望,实在不忍心看儿子这样痛苦,才想到让他“安乐死”。

2015年1月26日消息,安徽,霍邱县河口镇熊大哥夫妇1岁多的儿子熊俊怡受重伤,最近一个多月来,在家中靠吸氧和注射维持生命,医生告知已无治疗价值,看着最后一口气没咽下的亲生骨肉,父母含泪祈求为孩子实施“安乐死”,但因此举涉嫌违法,被相关部门拒绝。

2014年12月1日下午3点,妈妈何光群带着俊怡到爸爸上班的快递公司玩,因为刚刚会走路,一不留神孩子跑到快递传送带前,被卡进传送带受伤,事发后家人立即将孩子送往六安市人民医院,诊断为严重脑损伤,后又转到省立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了一个多月。在一个多月的抢救中,小俊怡一直没有清醒过来,最后检查发现孩子小脑半球已经脑萎缩,处于脑缺氧状态。医生说已经没有治疗价值了,熊大哥夫妇为孩子办理出院手续,本来已经准备放弃治疗了,但出院一天之后发现,孩子虽然不能进食,但还是有呼吸。

孩子的妈妈每隔3个小时左右,用针管将牛奶注入孩子的胃管中,不时将呼吸困难憋得直翻白眼的孩子扶起来拍拍后背,看着孩子这样受罪,熊大哥夫妇整日以泪洗面。“看着孩子活活饿死,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接受”,熊大哥说,他又把孩子送进医院,希望能有奇迹发生,但是抢救几天后还是没有任何进展,看着孩子生不如死,夫妇俩痛断肝肠。

熊大哥说,与其这样受罪,不如让儿子早点解脱,于是向医院提出申请,希望为孩子注射实施“安乐死”,但医院说这是违法的,拒绝了他的请求,他们只好带着孩子回了老家。熊大哥转而找到六安市民政局,明确表示自己申请签字并负相关责任,但同样被拒绝了。一开始,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以为熊大哥是来申请大病救助的,听说要申请“安乐死”,都感到很意外。

该局社会事务科负责人谷良成说,虽然孩子的遭遇让人同情,但不能人为剥夺他的生命,实施“安乐死”不管从社会伦理道德、我国国情、还是法律层面都是不允许的,法律无规定,民政局也无权批准,建议他们到司法机关咨询;至于大病救助金方面,孩子的父母可以按照程序向民政部门申请。

熊大哥说,为给俊怡治病已经借了十几万了,家里还有两个女儿,妻子没有工作,但只要能治好孩子的病,哪怕再困难他都要继续治,可医生说孩子治疗无望,实在不忍心看儿子这样痛苦,才想到让他“安乐死”。

2015年1月26日消息,安徽,霍邱县河口镇熊大哥夫妇1岁多的儿子熊俊怡受重伤,最近一个多月来,在家中靠吸氧和注射维持生命,医生告知已无治疗价值,看着最后一口气没咽下的亲生骨肉,父母含泪祈求为孩子实施“安乐死”,但因此举涉嫌违法,被相关部门拒绝。

2014年12月1日下午3点,妈妈何光群带着俊怡到爸爸上班的快递公司玩,因为刚刚会走路,一不留神孩子跑到快递传送带前,被卡进传送带受伤,事发后家人立即将孩子送往六安市人民医院,诊断为严重脑损伤,后又转到省立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了一个多月。在一个多月的抢救中,小俊怡一直没有清醒过来,最后检查发现孩子小脑半球已经脑萎缩,处于脑缺氧状态。医生说已经没有治疗价值了,熊大哥夫妇为孩子办理出院手续,本来已经准备放弃治疗了,但出院一天之后发现,孩子虽然不能进食,但还是有呼吸。

孩子的妈妈每隔3个小时左右,用针管将牛奶注入孩子的胃管中,不时将呼吸困难憋得直翻白眼的孩子扶起来拍拍后背,看着孩子这样受罪,熊大哥夫妇整日以泪洗面。“看着孩子活活饿死,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接受”,熊大哥说,他又把孩子送进医院,希望能有奇迹发生,但是抢救几天后还是没有任何进展,看着孩子生不如死,夫妇俩痛断肝肠。

熊大哥说,与其这样受罪,不如让儿子早点解脱,于是向医院提出申请,希望为孩子注射实施“安乐死”,但医院说这是违法的,拒绝了他的请求,他们只好带着孩子回了老家。熊大哥转而找到六安市民政局,明确表示自己申请签字并负相关责任,但同样被拒绝了。一开始,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以为熊大哥是来申请大病救助的,听说要申请“安乐死”,都感到很意外。

该局社会事务科负责人谷良成说,虽然孩子的遭遇让人同情,但不能人为剥夺他的生命,实施“安乐死”不管从社会伦理道德、我国国情、还是法律层面都是不允许的,法律无规定,民政局也无权批准,建议他们到司法机关咨询;至于大病救助金方面,孩子的父母可以按照程序向民政部门申请。

熊大哥说,为给俊怡治病已经借了十几万了,家里还有两个女儿,妻子没有工作,但只要能治好孩子的病,哪怕再困难他都要继续治,可医生说孩子治疗无望,实在不忍心看儿子这样痛苦,才想到让他“安乐死”。

2015年1月26日消息,安徽,霍邱县河口镇熊大哥夫妇1岁多的儿子熊俊怡受重伤,最近一个多月来,在家中靠吸氧和注射维持生命,医生告知已无治疗价值,看着最后一口气没咽下的亲生骨肉,父母含泪祈求为孩子实施“安乐死”,但因此举涉嫌违法,被相关部门拒绝。

2014年12月1日下午3点,妈妈何光群带着俊怡到爸爸上班的快递公司玩,因为刚刚会走路,一不留神孩子跑到快递传送带前,被卡进传送带受伤,事发后家人立即将孩子送往六安市人民医院,诊断为严重脑损伤,后又转到省立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了一个多月。在一个多月的抢救中,小俊怡一直没有清醒过来,最后检查发现孩子小脑半球已经脑萎缩,处于脑缺氧状态。医生说已经没有治疗价值了,熊大哥夫妇为孩子办理出院手续,本来已经准备放弃治疗了,但出院一天之后发现,孩子虽然不能进食,但还是有呼吸。

孩子的妈妈每隔3个小时左右,用针管将牛奶注入孩子的胃管中,不时将呼吸困难憋得直翻白眼的孩子扶起来拍拍后背,看着孩子这样受罪,熊大哥夫妇整日以泪洗面。“看着孩子活活饿死,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接受”,熊大哥说,他又把孩子送进医院,希望能有奇迹发生,但是抢救几天后还是没有任何进展,看着孩子生不如死,夫妇俩痛断肝肠。

熊大哥说,与其这样受罪,不如让儿子早点解脱,于是向医院提出申请,希望为孩子注射实施“安乐死”,但医院说这是违法的,拒绝了他的请求,他们只好带着孩子回了老家。熊大哥转而找到六安市民政局,明确表示自己申请签字并负相关责任,但同样被拒绝了。一开始,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以为熊大哥是来申请大病救助的,听说要申请“安乐死”,都感到很意外。

该局社会事务科负责人谷良成说,虽然孩子的遭遇让人同情,但不能人为剥夺他的生命,实施“安乐死”不管从社会伦理道德、我国国情、还是法律层面都是不允许的,法律无规定,民政局也无权批准,建议他们到司法机关咨询;至于大病救助金方面,孩子的父母可以按照程序向民政部门申请。

熊大哥说,为给俊怡治病已经借了十几万了,家里还有两个女儿,妻子没有工作,但只要能治好孩子的病,哪怕再困难他都要继续治,可医生说孩子治疗无望,实在不忍心看儿子这样痛苦,才想到让他“安乐死”。

2015年1月26日消息,安徽,霍邱县河口镇熊大哥夫妇1岁多的儿子熊俊怡受重伤,最近一个多月来,在家中靠吸氧和注射维持生命,医生告知已无治疗价值,看着最后一口气没咽下的亲生骨肉,父母含泪祈求为孩子实施“安乐死”,但因此举涉嫌违法,被相关部门拒绝。

2014年12月1日下午3点,妈妈何光群带着俊怡到爸爸上班的快递公司玩,因为刚刚会走路,一不留神孩子跑到快递传送带前,被卡进传送带受伤,事发后家人立即将孩子送往六安市人民医院,诊断为严重脑损伤,后又转到省立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了一个多月。在一个多月的抢救中,小俊怡一直没有清醒过来,最后检查发现孩子小脑半球已经脑萎缩,处于脑缺氧状态。医生说已经没有治疗价值了,熊大哥夫妇为孩子办理出院手续,本来已经准备放弃治疗了,但出院一天之后发现,孩子虽然不能进食,但还是有呼吸。

孩子的妈妈每隔3个小时左右,用针管将牛奶注入孩子的胃管中,不时将呼吸困难憋得直翻白眼的孩子扶起来拍拍后背,看着孩子这样受罪,熊大哥夫妇整日以泪洗面。“看着孩子活活饿死,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接受”,熊大哥说,他又把孩子送进医院,希望能有奇迹发生,但是抢救几天后还是没有任何进展,看着孩子生不如死,夫妇俩痛断肝肠。

熊大哥说,与其这样受罪,不如让儿子早点解脱,于是向医院提出申请,希望为孩子注射实施“安乐死”,但医院说这是违法的,拒绝了他的请求,他们只好带着孩子回了老家。熊大哥转而找到六安市民政局,明确表示自己申请签字并负相关责任,但同样被拒绝了。一开始,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以为熊大哥是来申请大病救助的,听说要申请“安乐死”,都感到很意外。

该局社会事务科负责人谷良成说,虽然孩子的遭遇让人同情,但不能人为剥夺他的生命,实施“安乐死”不管从社会伦理道德、我国国情、还是法律层面都是不允许的,法律无规定,民政局也无权批准,建议他们到司法机关咨询;至于大病救助金方面,孩子的父母可以按照程序向民政部门申请。

熊大哥说,为给俊怡治病已经借了十几万了,家里还有两个女儿,妻子没有工作,但只要能治好孩子的病,哪怕再困难他都要继续治,可医生说孩子治疗无望,实在不忍心看儿子这样痛苦,才想到让他“安乐死”。

自贡物流

成都到辽宁物流专线

成都大件运输物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