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圈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悲催的云南人肉炸弹赵登用至死不知情组图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5:31:50 阅读: 来源:电热圈厂家

悲催的云南“人肉炸弹”赵登用:至死不知情(组图)

巧家爆炸案出现大逆转,之前被公安机关认定为“凶手”的赵登用仅仅是被人用100元雇佣的肉弹,而据南都记者获悉,在爆炸中身亡的赵登用,至死都不知内情。

云南省公安厅6日晚披露巧家爆炸案结果称:巧家县迤博村村民邓德勇和宋朝玉,被证实策划爆炸案,他们雇用赵登用,让他进入拆迁赔偿现场,并用手机实施遥控爆炸。

南都记者在案发后曾采访到关键线索:一名40多岁、穿浅黄色T恤、背着双肩牛仔包的男子雇佣了赵登用。该线索在当时没有得到相关部门重视,但目前已经证实, 此人正是邓德勇。25岁的赵登用在5月10日早上9点零4分背着邓德勇交付的双肩包进入现场后,邓通过手机引爆了炸弹,爆炸点正是在赵登用的背部。爆炸致 4死16伤。

警方透露信息称,因其对被征收土地和房屋补偿不满,邓德勇与宋朝玉两人合谋通过实施爆炸制造社会影响。

邓德勇和宋朝玉是在5月31日深夜被公安机关带走,为此,宋的老婆还曾致电云南媒体爆料,称丈夫在玉溪工作地点被人带走。

在此之前,没有人怀疑制造了4死16伤的巧家爆炸案与这两名中年男子相关。

40岁的邓德勇住在白鹤滩镇迤博村一组,与年纪相仿的宋朝玉家相距不到百米。“邓家在南方,宋家在西方”,“两人是耍得很好的朋友,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住在邓、宋两家的村民杨玉祥对南都记者说。

在杨玉祥的眼里,邓德勇是一个“老实的人”,一直在外打工,做些帮厨的工作,“邻居大大事小事都帮忙”,杨玉祥举例说,“邻居老人升天,邓就会过来帮厨”,是个“热心肠”的人。

巧家爆炸案当天,和弟弟一样从事厨师工作的邓德云去菜市场买菜回来,由于赶着10点钟去赶到公司去做饭,邓德云回忆说,当时应该是9点半左右,他在回来的路上看到宋朝玉在客运站对门和别人“斗小地主”。回到家后,发现弟弟邓德勇仍在家里睡觉。

事实上,邓德勇是在雇佣赵登用做“人肉炸弹”,并按下爆炸手机之后,才回家佯装入睡。

“5o10” 爆炸案发生的这天早上,25岁的赵登用骑上新买不久的银翔摩托,来到红卫街的灯塔处等活。5月10日上午8时46分,身穿浅黄T恤,背着双肩牛仔包的邓德勇来到赵登用摩托车前,两人开始谈价,要赵登用骑摩托车送他到“花桥”。最终以5元成交,整个过程不到2分钟。(详见本期重磅《“肉弹”赵登用的最后时光》)

南都记者获悉,随后宋朝玉、邓德勇两人以100元人民币雇佣了赵登用,先送背包进政府那个院子,放好包后再带赵去打工。

8时59分,两人指使赵登用将装有爆炸装置的深色双肩包送入花桥社区一楼办公室,

赵登用他在院内徘徊了四五分钟,然后进入爆炸中心点。

9时4分54秒,邓德勇见赵登用背包进入花桥社区一楼便民服务大厅后,用手机引爆实施了爆炸。

赵登用并不知道其背在肩上的深色双肩包内装有硝百家炸药,炸弹在他背上爆炸。之后,警方通过现场勘察和走访,找到现场电雷管引爆和硝百家炸药的痕迹。并且,警方在现场的爆炸物残片中,找到爆炸装置上除了赵登用的多处D N A,还有另外一人的D N A.

据云南警方昨日通告称:通过对巧家现场多个摄影头的影像资料进行排察,发现赵登用当天曾搭载一个男子,也是白贺滩的村民,叫邓德勇,属拆迁房,已经与政府签了协议。经过调查,邓德勇与同村宋朝玉,爆炸前有密切交往,而后者有多年电工经验及矿上工作经历。

据宋朝玉的大哥宋朝荣介绍,40多岁的二弟宋朝玉一直在玉溪大红山的铜矿上做电工。“他很少回家,有时候一年才回来,有时候几个月”。

在大哥的眼里,弟弟宋朝玉是一个“性格很好的人”。“他很开朗,很好心肠”,但是,宋朝荣又说,“也不觉得人他是不会做这样事的人”。

宋朝荣表示,三兄弟住在一起,弟弟家里有两个孩子,小女儿上学前班,大儿子上初中。宋朝玉的妻子是做打工做清洁的。

5月31日晚上,宋朝玉在玉溪麻将桌上、邓德勇在自家床上被警方带走。根据供述,邓德勇因其对被征收土地和房屋补偿不满,与犯罪嫌疑人宋朝玉合谋通过实施爆炸制造社会影响。

据警方称,宋朝玉长期在矿山打工,具有接触炸药和引爆装置的条件;邓德勇具备电工知识和无线电技能,从事过电器修理工作。邓德勇用于实施爆炸的炸药和雷管,是他本人向巧家县白鹤滩镇迤博村一社的兰良聪购买的,后一直藏匿于家中。兰已于2010年死亡。

为了制造爆炸装置,邓德勇和宋朝玉两人买了两部手机。在巧家爆炸案发生前一天,邓德勇将非法获取的炸药和雷管自制成爆炸装置,并与宋朝玉在野外进行了爆炸实验,引爆了一枚电雷管。用于实验的雷管是宋朝玉向巧家县白鹤滩镇大坪村大沟三社40号的陈和志非法购买的。目前,陈和志因涉嫌非法买卖爆炸物品罪,已被依法逮捕。

警方通报称:邓德勇与宋朝玉两人作案动机是对被征收土地和房屋补偿不满,通过实施爆炸制造社会影响。

邓德勇家的住宅和土地都被划入征收拆迁的范围内。据大哥邓德云介绍,1986年出生的弟弟一直没有自己的宅基地,“住的是老人的土房”。邓德云表示弟弟存了一些钱打算建房子。2008年邓曾想政府申请批建房子但是被拒绝。邓德勇和妻子以及两个孩子住在老人1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随后,弟弟自己开餐馆,养花, 做生意,“赔赚之间将钱消耗完了”。

政府征地拆迁后,批安置地给邓家老人,“三间房,40多平方米”,邓德云说,但是弟弟邓德勇却没有“批得一寸安置地”。并且规定,拆迁赔款按40%计算,如果能在规定时间内签字,则加20%,以60%计算,邓德云表示。

由于邓德云自己建有楼房,便商量着将老人的安置地全部分给弟弟邓德勇。5月4日,邓德勇替他父亲签了拆迁协议。

邓德勇对征地的不满,源于巧家县先后出台的两份补偿方案。

2009年11月24日,巧家县委政府门户网站上,发布了一则《关于印发巧家县城市规划区建设用地征地拆迁安置补偿办法(试行)的通知》(即79号文件)。通知称,该文由县人民政府第6次常务会议讨论通过,落款日期为2009年11月12日。

2011 年4月12日,《巧家县县城规划区土地与房屋征收安置补偿办法》(巧政发〔2011〕28号)出台实施,替代了之前的79号文。28号文称,方案经过 2011年4月1日召开的县人民政府第15次常务会议讨论通过。但巧家县政府官方网站白鹤滩之窗显示,第15次常务会议的召开时间是5月10日。

两份补偿方案不同之处在于,79号文的拆迁补偿是拆多少补多少,随后实施的28号文件内容却是,征60-100平方米,只能划80平方米,征再大面积,也最多划150平方米。

在对失地农民的安置方面,79号文规定,土地被征完的,按人头划给60-100平方米宅基地。到了28号文,承包经营的土地被全部征收的失地户,每个承包人口按建筑成本价安置10平方米商业门(铺)面。

在对征收房屋的补偿标准上,28号文不参照现有房地产市场价,而是按被征收房屋建筑面积的重置价格计算。村民的砖混结构的房子只补偿1081元/平方米,但巧家的商品房价现在已经达到3000元/平方米。

此外,28号文还规定,对该方案的任何反对、争议均无效,有争议只能“由县人民政府协调;协调不成,由批准征收的上级人民政府裁决。土地征收中的争议不影响征收土地方案的实施。”

对此,巧家县专门召开了一次新闻发布会,回应两个文件的质疑,南都记者参加了这次发布会。征地指挥部称,这个变更是依据国家法规变化而进行的调整,且经过了省、市两级主管部门的批准。

巧家县副县长文启聪在发布会上说,巧家县的征地拆迁工作是依法进行的。不过征地拆迁是个繁琐的工作,不排除部分被征地拆迁户因补偿未达到预期而有别的想法。

邓德勇不满的补偿办法正是28号文件。他和宋朝玉所在的迤博村一组都是按此文件标准补偿。并且在爆炸当天是迤博村四、五、六组签订补偿协议的第一天。

尽管宋朝玉的哥哥宋朝荣认为“家里在公路坎边上暂时不会被拆迁”,弟弟也没有跟政府之间有任何过节。但据南都记者了解,宋家也属于拆迁范围,只是目前还没拆到他家。

整个迤博村民的个体诉求,被卷入这个贫困县的城镇化洪流中。就在爆炸案发生的前6天。同为迤博村一组的村民杨玉祥回家后发现妻子偷偷跑去签协议,便拿起身边的斧子一路追到签字现场,在一怒之下劈开了自己摩托车的油箱,在大院门口放火点燃。

对于白鹤滩镇的村民来说,拆迁的进程由于“5o10”爆炸案而暂时停止了。但是就在8月2日,“政府派了黑社会的人来,被我们村民联合起来赶走了”村民杨玉祥说。

迟到的清白与追问

云南省公安厅日前发通告称:经公安机关侦查证实,赵登用未参与爆炸案的预谋策划,并且在爆炸中当场身亡,他也是本案的受害人之一。针对巧家县公安局在前期案情尚未彻底查清的情况下,在通报中因表述不严谨、不确切而给社会公众、赵登用及其家属带来的误导和影响,昭通市公安局向社会公众、赵登用及其家属表示诚恳道歉。

而此前,巧家县发布通报:经公安机关进一步侦查,走访调查了嫌疑人的亲属、知情人、相关证人,以及对现场录像、现场勘查、技术勘验、赵登用活动轨迹的调查等,反映出其性格孤僻、言行极端、悲观厌世,有报复社会的心理,调查中没有发现其与案发现场的人和事有利害关系。

案情通报会上,巧家县副县长、公安局长杨朝邦曾“用局长名义和前程保证赵登用是嫌疑人”。

“现在看来,把登用赵几年前的怨言翻出来作为作案动机确实比较可笑,”南都记者拨打以名义和前程担保的公安局长杨朝邦电话,发现已停机。(详见本期重磅《一个贫困县的信任危机》)

南都记者在案发十天后,找到赵德勇雇佣赵登用的关键线索,却被有关部门忽视了。当地警方曾找目击证人林国财调查,在南都记者向官方核实时,被告知,林国财有精神病,说话不一定准。

长春托运二手车

武汉到深圳轿车托运几天到

成都到福建物流专线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