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圈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九江民生白天不懂夜的黑

发布时间:2020-03-03 16:26:19 阅读: 来源:电热圈厂家

白天不懂夜的黑

长江周刊记者 周慧超

夜里11点是夜宵摊最为热闹的时候。即使是在秋意正浓的10月,九江城里大街小巷的夜宵摊位前依然挤满了熙熙攘攘的食客。拥挤的人群、灯火通明的大街、市集般的吆喝,让人恍惚以为这是日光正盛的午后。大约两个钟头后,这些巷子里的摊市渐渐冷清,有人搀着醉酒的同伴颤颤巍巍地离开,有人拿出手机记下新朋友的联系方式寒暄着再见,有人见夜色已深念及家室匆忙起身踢翻了身旁的啤酒瓶

近来,九江的夜宵越来越多越来越丰富,让不少浔城饕餮客大叹过瘾,灯红酒绿的都市味道也令九江的夜生活丰富不少,小摊老板也说这让他们有了新的生活来源。只是在一番欢闹过后,路面上余下了成堆的垃圾油脂。他们看不到一切归于平静后默默捡起残羹剩饭的拾荒老人,也听不到天蒙蒙时候窗外环卫工人用清洁剂清洗地面的刷刷声。

两小时前后的两种生活

九江人爱吃,也爱那份搜罗美食过程中发现的乐趣。现在只要谁发现哪里的美食,发出微博,被网友一转发,总能招来好口碑和高人气。很多九江人都留存了当年江边夜市的些许记忆,江风拂面,小酒怡情,唇齿留香。这或许正是九江难抹的水岸风情。

后来不少人感慨九江城里几乎没有那种风味的夜市,喝茶唱K至深夜也难找地方宵夜,千辛万苦找到的也是高门大面的酒楼饭堂,难续前味。今年入夏以来,九江人发现夜市摊突然又兴起了,它们没有门面让你去寻,出摊的时间也不固定,碰上下雨天还不能出摊。即使这样,这些夜市摊也常常满客。

浔阳路银都宾馆附近、江边化工厂门口、洪客隆马狮附近、湖滨小区周围等等,这些地方都聚集了很多夜市摊点。一到晚上,这些地方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生意好的摊位客满后还有不少人等候在一旁。

锅贴、烧烤、小海鲜、炒菜九江可供选择的夜宵越来越丰富。每晚十一点左右是夜市摊生意最好的时候,有人喝着啤酒划着拳,有人大声吆喝老板上菜,有人朋友小聚浅浅聊着天,灯光比月光明亮,人声熙攘,恍惚间分不清昼夜。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肚子饿想吃东西是他们选择夜宵的理由,而更多的他们却是为了在夜宵摊上谈笑的闲适和放松。更深露重,夜色越来越深,人们陆续吃完离座。直到最后一个客人买单离开,夜宵摊老板开始收拾战场,他们把自己的桌子椅子堆放好放进车里,锅碗炉灶也都收拾好一并带走。

凌晨两点左右,街道变得冷清,偶尔有行人经过踢翻了路边的啤酒瓶,或者有人不甚踩到醉酒秽物后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咒骂声,还有拾荒者摸摸索索地搜寻着刚才热闹非凡的每一个夜市摊点,人行道上甚至是大马路上散布着各种各样的食物残渣。夜晚真正到来的时候,这所城市安静了下来,却并不整洁。

再过两个小时,如果早在一个半月前的夏季,凌晨四点天色还有蒙蒙亮,但是现在,此时深秋的天色仍旧是一片黑暗。又有人影陆续出现在街头。他们穿着统一的工作服,戴着帽子,拿着长长的扫把,走到自己的辖区内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夜市摊主和环卫工人,他们擦身而过,难以见面。

为了生活我放弃了白天

张阳阳是个26岁的年轻人,他说老实说自己就算不做夜市也能活得下去。虽然找不到好工作,但是东打西敲,我也一直没让自己饿着。然而他一直觉得自己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他想要赚一笔钱然后开始自己创业。从今年五月份起,他看到很多网站上面有帖子介绍说一些小生意其实很赚钱,什么贴膜哥月入七千、修表哥三年买来一套房,刚好有朋友邀请他合伙做一个夜市摊,他想想不错。

朋友跟别人学过厨师负责炒菜,他就负责点单和照顾客人。我投入了两三千吧,起初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没有想到收益还真不错。

花甲买来六七块一斤,卖出去一份不到一斤也能卖个三四十块钱,张阳阳说,不过我们赚的都是辛苦钱,谁不想晚上回去睡觉看比赛,在外面夏天热冬天冷,碰上刮风下雨还不能开张,收入也不稳定。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他说,这几个月中,他也碰到了几次执法人员过来喝止他们营业,我们挣口饭吃,不容易啊。他们(执法人员)听我们诉苦也很通融没有收缴我们的东西,但是没有办法,我们就是靠这个吃饭的,不让摆就只能偷偷地出来。

为了晚上精力充沛,张阳阳和朋友们只能白天睡觉,大概中午左右起床,吃过中饭后,他们就要开始忙碌了。原料供应我们一般都先和菜贩子打招呼帮我们留好,中午过后或者我们去拿或者他们送来,菜送来后,他们就要开始忙着加工了,该腌制的腌制,该卤制的卤制,炉子要生火,猪蹄要先煮一煮,蔬菜要洗,烤串要穿竹签事儿多呢,不像你们看到的就是炒炒菜那样。为了夜宵摊,张阳阳几乎放弃了白天的生活,同学结婚我去不了,朋友邀麻将也去不了,没办法,要生活啊。

我用洗衣粉刷了十分钟才把这块油渍洗掉

53岁的王首娇是湓浦市容所的环卫工人。她的一天从凌晨四点开始。按照规定,我们是四点开始一大扫,就是把辖区内的地面清扫干净,一般要持续三个小时到七八点。然后全天小扫,就是看见有脏的果皮纸屑就把它扫起来。

南门口和红旗电影院这两个地方是夜宵重灾区,都归湓浦市容所管辖。王首娇说,每天早上她都都能在南门口发现大块大块的油渍和食物残渣。我宁愿是纸屑塑料袋,这种油污不知道多难清洗。脸盆那么大的油污,我倒上洗衣粉用扫帚使劲刷,要十分钟才洗得干净。起初,王首娇还会在自己负责的路段上费力地刷着,她怕领导检查不过关,让自己本就不多的工资再次缩水。但是后来,她听同事说,这种油渍没必要管,浪费洗衣粉,今天洗掉了明天还会有新的出现,所以现在她只能尽力把食物残渣收拾干净,把破碎的啤酒瓶扫走,把成堆的竹签归在一起,把被摊贩们藏起来的垃圾桶拖回原处,至于油渍,她管不了了。说到这里,王首娇有些不好意思。那些出来摆摊子的肯定也和我们一样,是生活在底层的人,食物价格也比大酒店里便宜,夜市摊有它们存在的价值。只是希望摆摊的人能多考虑我们一些,把垃圾带走,不要刻意弄得脏兮兮的。

今年是江西省的城市管理年,为了配合省里行动,九江开展了美丽浔阳,我们在行动活动。也正是这个活动的进行,让有关部门意识到影响九江城市市容的症结所在。小摊小贩和工地运输,是影响我们九江市容最严重的问题,浔阳区市容局办公室张主任说,基于此,市里各部门成立了联合执法大队针对小摊小贩进行了整治。虽然如此,但是小摊小贩的势头却有不减反增之势,原因很简单,小摊贩也是为了生计,我们文明执法也是以批评教育为主。这样造成的局面就是,你前脚刚走,他后脚就出来了。

因为夜宵摊越来越多,这无形中增加了环卫工人的工作强度,有不少环卫工人到单位来反映类似问题,但是因为涉及多部门,市容局很难处理此类问题。

为了防止夜宵摊周围的垃圾桶着火,浔阳区市容局去年开始专门购买了防火型垃圾桶置放在夜宵摊周围,但是又有哪个老板喜欢一个充满异味的垃圾桶杵在自己的摊位旁边呢?所以很多早起的环卫工人都要寻找垃圾桶,这家把它拖走,到了那家门口,那家又把它拖走,最后往往垃圾桶被藏到角落里面。我们的环卫工人不单要找垃圾桶,更重要的是,这样客人就不会把垃圾扔到垃圾桶里了,街道上就更脏了。

在夜宵摊主满头大汗地烤着猪蹄肉串的时候,环卫工人正在享受这天最后的梦境等待闹钟把他们叫醒;在环卫工人费力地清洁着油渍的时候,夜宵摊主正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住处。正像王首娇所说的,我们都是生活在底层的人,不该这样,好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悄悄告诉你这3个都是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偏方

重庆东大肛肠医院排名、是私人医院吗看病可靠放心

建议收藏!强直性脊柱炎康复操十二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