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圈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田连元出车祸伤情严重将来四肢功能或受影响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9 06:52:52 阅读: 来源:电热圈厂家

田连元出车祸伤情严重 将来四肢功能或受影响

田连元和儿子田昱所驾乘的MG轿车已经严重变形

田连元身受重伤,尝试说话,但含混不清

法制晚报5月29日报道 昨晚,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田连元和其小儿子在沈阳遭遇严重车祸,驾驶汽车的小儿子不幸当场身亡。事后,身受重伤的田连元被送往沈阳当地医院进行抢救。目前,田连元颈椎一个椎体爆裂性骨折,但意识较为清醒。而肇事司机今晨已被抓获,系酒后驾驶。

车祸现场

与逆行车相撞 田连元小儿子遇难

据沈阳公安交警支队官方微博透露:2014年5月28日20时40分许,在青年大街浑河桥桥北,一辆号牌为吉AFD033黑色现代吉普由南向北越过中心护栏驶入逆向车道与一辆出租车及三辆轿车相撞,造成一轿车驾驶人当场死亡、车内一名乘客受伤,出租车驾驶人及车内一名乘客轻伤的后果。交警支队还确认轿车内受伤乘客是评书表演艺术家田连元。

事故发生后,肇事司机当场弃车逃逸。今日凌晨1时30分左右,肇事司机赵晓明(男,36岁,吉林省长春市人)才被警方控制。

从曝光的图片可看出,车祸现场惨烈。田连元所乘坐的名爵车损害十分严重,黑色吉普车则高高架在了其他车上。

一位现场目击了整个车祸过程的女士还原了当时的场景:“当时我就听见几声巨响,也就几秒钟,5辆车就撞在一起了。”她形容说,黑色现代吉普车是越过护栏砸在了田氏父子的车上。

据赶到现场的《沈阳晚报》记者称,整个车祸现场绵延几十米,占据了整个西侧车道,场面非常惨烈。因此事故受害的共5辆车,最南端的一辆长城吉普及排在第二位的红色轿车受损都不太严重。而排在最后的两辆车叠在了一起。顶上的是一辆黑色现代吉普,悬挂长春号牌,车体严重变形,车内气囊弹出。被其压在身下的红色出租车前部也受损严重。

车祸中受损最重的是排在第三位、悬挂本溪号牌的黄色名爵轿车。这辆车停靠在最西侧的路边,车内气囊全部弹开,驾驶席严重变形,一名40岁左右的男子被卡在车内,头部低垂。

这起车祸引发了一个猜测,那就是田氏父子被撞击的位置应该是里侧车道,但车辆的最后位置却是在最外侧,靠近人行道的位置。

被撞身亡的田连元的小儿子是如何将车开过来的?现场有群众这样猜测:“是不是田老师的小儿子在最后一刻,用仅有的意识将车停靠在路边,将生的希望留给了父亲。”但这一猜测没有得到交警的证实。

事后救治

田连元意识清醒 似一直询问儿子

事故发生后,在鞍山生活的田先生女儿赶到现场,其他家属也陆续赶到现场。昨天23时左右,殡葬车准备拉走死者。一些家属要求看最后一眼。有亲属劝说,别看了,可仍有头发花白的亲人扒开纸棺看死者最后一眼,紧接着传来了凄厉的哭声,有家属甚至受不了打击,瘫倒在地。

田连元则被送往沈阳当地医院一楼的急诊区治疗。据《沈阳晚报》记者报道,田连元来的时候人的神志清醒,头部受伤,身上流了不少血。检查后,医生简略介绍了检查结果:田连元头部少量出血,系外伤造成的,颈椎一个椎体爆裂性骨折。

在网络上曝光的一段视频显示,躺在病床上的田连元不时发出微弱的呻吟声,还尝试说话,只是声音很轻,含混不清。一位女家属俯身听了之后抬头问周围人员:“田昱呢?”然后失声惊呼:“什么?没有了?”由此猜测,田连元可能在询问儿子的情况。

今天上午,记者联系到田连元的主治医师黄医生。他透露:“田老由外伤造成少量视网膜外出血,这部分伤情暂时不需要手术;但是田老的颈椎伤情很严重,其中一个椎体爆裂性骨折,需要进行持续的骨牵引,可能后期需要手术。”黄医生说,即使田老能够脱离危险,将来在四肢功能上是否会有影响还难以判断。

家属悲痛

女儿:刚才还通电话呢

熟悉的人都知道,田连元一直在北京生活,这次回沈阳原本预计不到两天时间。据央视记者透露,田连元昨日上午还在北京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是为了端午节的特别节目。采访结束后,老先生动身回沈阳。昨晚田连元乘飞机从北京返回沈阳,其在本溪财政局工作的小儿子田昱从本溪来沈阳桃仙国际机场接他。谁也没想到,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

事发后,田连元的家属陆续从本溪、鞍山赶来。有名年长的亲属在电话里反复叮嘱:别着急,一定慢点,可别再出事了。

见到病榻上的父亲,田连元的女儿难忍悲痛,哭喊道:“刚才还给他们(田连元父子)打电话呢,说是到沈阳了,在车上呢。我还嘱咐,让他们慢点开,别着急,这咋还没了呢?”田连元的外甥女也不敢相信这个事实:“(田连元)以前都坐后座,这回咋还坐副驾驶上了呢?”

同仁关注

儿子很孝顺 父子关系很好

今天上午记者致电田连元的好友、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其儿媳张贵荣接听了电话。她告诉《法制晚报》记者,单田芳已经知道了田连元出车祸的事,因为田连元在医院接受治疗,现在还没有联系到田连元本人。

张贵荣说,昨天上午知道田连元还在北京接受媒体采访的事,所以听说他出了车祸觉得很意外,也很难受。

张贵荣告诉记者,虽然单田芳没见过田连元的儿子,但之前听田连元聊起过,说儿子特别孝顺,父子关系非常好,经常自豪地跟朋友聊儿子怎么怎么孝顺,这次白发人送黑发人,应该对田连元的打击也很大。

单弦表演艺术家马增蕙上午接受《法制晚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她也是刚刚知道田连元出车祸的事,“很久没有跟田连元联系了,出了这事,真让人觉得难受。”马增蕙叹息道。

作为一位深受观众喜爱的评书表演艺术家,田连元出车祸也牵动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心。从昨夜直至今天上午,他们纷纷通过网络留言祈福,希望上天接纳逝者、保佑伤者!

潘长江第一时间在微博上表示:“田老师早日康复!逝者安息!”主持人王凯表示从小听田先生的评书长大,“听闻田连元先生出了车祸,心乱如麻,不知所云……田先生是我在语言艺术上的启蒙老师,我是听着先生的评书长大的,他对我的影响甚至超过了孙敬修。这一夜,我为先生祈祷。您一定熬过这一劫!!”

央视评论员杨禹表示,“听您说的书长大的,还想听您说的书变老。挺住啊!”

知名网友东东枪表示,“看田连元当年的评书《水浒传》视频,被一段儿眉飞色舞的高衙内自白给震了。”作家连鹏提醒大家开车要小心,“希望田老师能渡过难关。不过醒来之后发现儿子没了,也够可怜的。唉,以后开车都得小心点,命没了啥也就都没了。 ”

湖南床幔

合肥脱色剂

安徽毛巾布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