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圈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少女购天龙八部网游装备透支信用卡被判刑

发布时间:2020-02-11 06:59:48 阅读: 来源:电热圈厂家

为了玩网络游戏,花钱买虚拟装备,22岁的北京女孩小丽透支信用卡六万八千多元,无法偿还,因为信用卡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小丽原本是北京一家超市的收银员,每个月一千多元的收入,除了日常花销,还能存下几百块。加上父母两人每个月一千多元的收入,三口之家的生活虽不富裕,但还算平稳。直到去年,她迷上了网络游戏“天龙八部”。为了购买游戏当中的虚拟装备,小丽透支了手中5家银行的信用卡,其中仅在中信银行一家,一年的时间拖欠本金两万六千多元,加上利息和滞纳金,就达到四万多元。银行的催缴通知、报案警告和律师函,陆续送到。虽然尽力向亲朋好友举债,但透支的钱还是没有办法还清。今年6月,小丽在父母的陪同下带着矛盾的心情去派出所自首。

易女士:能不矛盾么?但凡有一点点的希望我都不让她进去。我们确实没有办法,我已经借了很多钱了,管亲戚全借过钱,家里已经掏空了,什么都没有了。

记者:这个时候家长肯定最伤心。

易女士:对。

记者:就她一个孩子吧?

易女士:对。

信用卡诈骗罪被判有期徒刑四年

今年12月4号,小丽因为信用卡诈骗罪,被北京海淀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罚金四万元,退赔银行六万八千多元。审判长张鹏认为,作为犯罪的诱因,网络游戏就像温水煮青蛙或者慢性中毒,一开始看不到危害,可等到后悔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张鹏:我觉得它这种危害不是一下体现出来,而是慢慢积攒的。

记者:就像慢性中毒一样。

张鹏:像温水煮青蛙,体会不到危害已经侵蚀你,但是你要后悔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小丽即将被送往监狱服刑,一家人原本安宁的生活,也就这样被毁掉,只留下难以还清的债。

易女士:后悔已经晚了,自己给自己毁了,原来挺好的日子,衣食住行肯定没有问题,但是现在我们两口子2006年的账都还不上。

小丽是如何迷上网游,又是怎样一步步透支到无法归还?昨天(20日)上午,中国之声记者在海淀区看守所找到了小丽。

痴迷网游 疯狂购买虚拟装备

小丽说,虽然玩网络游戏已经好几年,但这款叫“天龙八部”的游戏,让她第一次有了“痴迷”的感觉。

小丽:一直都玩,从上学的时候就知道有网游,泡泡堂、劲舞团之类的,之前有时间的话就没事玩玩,三天两头没准换一个,到2008年初这开始痴迷这一款。

记者:天龙八部。怎么开始迷上的?

小丽:朋友介绍玩的,就玩进去了。

记者:你是什么角色?

小丽:新手都是小号,从低级一直慢慢往上玩,到了30多级的时候,在游戏里面就需要装备了,就开始花钱买装备了。

买虚拟装备一天花一万

即便自己和父母每个月收入都只有一千多元,她在花钱买网游装备的时候还是没有犹豫过,工资花完了,就开始透支信用卡。

记者:需要花钱买装备的时候,你犹豫过吗?

小丽:没有,刚开始买装备的时候是拿自己的工资买,等工资不够的时候,才去取卡里面的钱买装备。

记者:买装备一个月或一周用多少钱?

小丽:不定。

记者:最大的一笔?

小丽:一天将近一万。

沉迷网游被单位开除 信用卡透支近八万

中国民生银行提供的一份小丽的信用卡账单显示,除了在超市等地的小额刷卡消费之外,还有很大一部分ATM机提款,少则三五百,多则一两千。小丽告诉记者,这些钱都被用来买点卡,换取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装备。她持有的5家银行的信用卡,几乎都透支到了极限,总共将近8万元的额度,其中百分之八九十用在了网游上。

小丽:一开始的时候想过,但是觉得自己能控制得住,花的少,再拿工资往里面还,后来就控制不住了。

记者:什么时候你意识到自己控制不住?

小丽:玩了两三个月的时候就已经控制不住了,几乎到了一种病态的心里,如果在游戏里面受到什么挫折了,或者被人杀了,就必须花钱买东西再杀回去,就这样,控制不住地买点卡,买装备。

记者:你当时觉得已经痴迷、上瘾或者说离不开的时候,你害怕过吗?或者想要退出过?

小丽:也不是没想过,曾经试过两三天不去想它,不去网吧,不玩这个游戏,但是睡觉都睡不踏实。

记者:就会老想。

小丽:对,上班的时候我那会儿在超市是收钱,总是出错,出错还是小事,就是老请假、老矿工,无缘无故不去上班了,或者今天该我上班,我临时打一个电话就不去了。

记者:因为这个被惩罚过吗?

小丽:被单位开除了。

记者:你一天打多长时间游戏?

小丽:一天不一定,随便玩玩的话可能就一两个小时了,如果要是说游戏里面所谓的“帮战PK”什么的,可能一天一夜甚至更长时间。

记者:最长的一次?

小丽:将近40个小时。

记者:多久去一次,天天?

小丽:几乎天天去。

记者:当时银行向你发过催款通知收到了吗?

小丽:收到过,但不是一开始就收到的,一开始在网吧玩游戏不回家,把手机关了,不让父母找到我,他们收到催款通知我不知道,后来我才知道有这些通知。

记者:能还得起吗?

小丽:那会当我把所有的钱全都用光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还不上了。

记者:想过怎么解决吗?

小丽:一开始没想过,就想着躲一天算一天。

向地下钱庄借高利贷

为了还信用卡的钱,小丽还通过网络找到一家地下钱庄,借了高利贷:

小丽:我记不清是两万还是三万了。

记者:利息有多高?

小丽: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算的,不管你是多少个月,每个月是5000块钱的利息。

记者:你考没考虑过这么高的利息怎么应付?

小丽:当时什么都没想。

记者:只想到把眼前的问题解决。后来高利贷的钱还了吗?

小丽:我家里面还的。

记者:还了多少?

小丽:4、5万吧,翻了一倍。

记者:在你玩网游的这段时间,你觉得你是更多的活在那个世界里,还是真实的世界里?

小丽:在那个世界,玩的时候就沉浸在那个游戏当中,从游戏当中脱离出来以后,吃饭、睡觉什么的,想的也是游戏里面的事,基本上那个时候我是处于跟现实脱轨的状态。

记者:那种感觉好吗?

小丽:说不上来好还是不好,反正是控制不住去想,如果是外界因素强迫我必须去上班,或者必须要脱离这个网络游戏的话就会比较焦躁。

记者:从什么时候开始害怕还不上或者后悔的事情。

小丽:就是银行经常性每天往我们家打电话的时候。

记者:什么样的感觉?

小丽:害怕,特别不安,在家里害怕电话响,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总是把电话线拔了。

记者:但是这会影响到你继续去玩网游吗?

小丽:那个时候已经不让我玩了,不让我出去。

记者:这个过程会痛苦吗?在一个很痴迷的情况下不让你去玩。

小丽:痛苦。

记者:怎么形容当时的感觉?

小丽:坐立不安。

为躲钱庄追债 离家出走20多天

小丽告诉记者,在这之前离家出走的20多天,是为了躲避地下钱庄追债:

记者:离家出走的20多天,你在哪?

小丽:网吧。

记者:一直都在网吧?连着玩游戏?

小丽:对。吃和睡在外面,有的时候吃饭也在网吧,睡也在网吧,只是偶尔玩的太累的时候会上外边找旅馆踏踏实实的睡一晚上,第二天早上一睁眼再回网吧。

小丽说,她害怕见到地下钱庄到家里讨债的场面,只能到网吧,躲进虚拟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她统率着自己的帮派、城池,最高102的等级制度中,她玩到了101。

小丽:有的人会觉得我挺惨的,在游戏里面风光成那样,现实中会落魄成现在这样。

记者:你自己能理解这样的反差吗?

小丽:现在也能接受,刚一进看守所的时候接受不了。

记者:你玩网游的时候,可能在之前过程当中是不是也有看到新闻,讲网游的危害。

小丽:会讲网瘾。

记者:当时在乎这个吗?

小丽:不在乎。

记者:你觉得他们说的有道理吗?

小丽:我觉得都是假的,包括我自己特别疯狂的玩的时候,我都不觉得我是网瘾。

记者:你什么时候觉得自己是?

小丽:就是到了为了它不想吃饭、不想睡觉、不想上班的时候我才觉得是一种病态,但是我更不想去治它,因为我觉得这种病挺好。很难想象,现在想很难想象我当初会疯狂到那种地步,挺可笑的,现在挺难接受当初自己的那些行为。

广州代理记账费用

中山工商税务注册代理

中山注册公司时间

广州注册公司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