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圈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湮没的美丽裙裾-【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1:34:59 阅读: 来源:电热圈厂家

湮没的美丽裙裾

初夏,暖气袭人。我穿起那件红底碎花连衣裙。朋友们赞我买了新裙子。我说,是十五年前妈妈亲手缝给我的。说这话的时候,朋友们惊叹异常,事实上连我自己都突然觉得很感动。

那一年,我正上高三。因为全家刚刚从乡下搬进城里不久,加上我们姐弟三人都在上学,所以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太好,生活过得颇为艰难和窘迫。然而,不舍吃不舍穿,仅仅是妈妈对待她自己和爸爸来说而已,对我们三个孩子,妈妈总是舍得的。

那年快到夏天的时候,有亲戚送给妈妈一块花布,嘱咐妈妈自己做件衬衫穿。可妈妈拿回家之后,却决定要给我做条裙子。妈妈说,布太花了,她不敢穿,还是给我做条裙子比较合适,因为我马上要高考,过了暑假就要上大学,不穿好点不行。

妈妈是一个很巧手的人,会绣花会做衣服会织毛衣。我们小时候穿的衣服几乎都是她自己一针一线做的,我记得我们全家还在乡下的时候,村里好多人都跑来央求妈妈帮他们做衣服,甚至我弟弟出生的那天,妈妈都还是在缝纫机前忙到天黑。

那年妈妈拿着那块花布给我量身定做了一条裙子之后,我带着这条裙子上了大学;毕业后,我又带着这条裙子回了家。其实,那时候的我除了自卑还有矫情,认为红色花裙太艳太俗气,根本不敢也不喜欢穿。但是说不清为什么,后来妈妈给做的好多裙子都被我丢的丢,改的改,只有这一条,我一直珍藏着。

谁想十多年后,碎花裙子却如此盛行。我把这条裙子拿出来一看,居然花色如新,丝毫不曾老旧和褪色,而裙子的款式居然和今天所流行的也毫无二致。我欣喜不已,深深佩服妈妈的眼光真的非同一般。于是,十五年后,我再一次穿上这条裙子,在飘扬的裙裾中,我又自豪又感动。

我们小时候,虽然挺苦,但妈妈真的从不吝于打扮女儿。没有钱买昂贵的头饰,妈妈能用做衣服剩下的边角料为我和妹妹缝出漂亮的头花,绑在马尾辫上,仿佛一只展翅欲飞蝴蝶,引来小伙伴们欣羡不已的目光。

读初中的时候,我看到一个女同学穿了一件海蓝色的背带裙,配上白色衬衫和白色球鞋,漂亮又潇洒。回家后,和妈妈提起,妈妈答应也给我做一件。于是,妈妈去扯回一块荷叶绿的布,一番裁剪就做成了。我穿上后顿然像灰姑娘穿上水晶鞋一般光彩照人起来。然而,那时候在乡下的我是那么自卑,自卑得恨不得如一颗尘埃,躲进人群谁也寻找不见,我根本没有勇气让自己在人前那样裙裾飞扬,那样美丽惊艳。

所以,我把那条荷叶绿的背带裙藏在衣橱中从不穿。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它就不见了。或许是被我清理掉,或许被妈妈改成其他用途,总之是不见了。

这些年,父母轻松了许多,不需要再为生活为孩子们操碎心。我便鼓励妈妈也穿裙子,妈妈笑呵呵地动了心。于是,我买一条黑色中裙送给妈妈。妈妈兴致盎然地接受了,马上穿起来在我们面前展示一番。

穿上裙子的妈妈果然变得不一样,变得更年轻,更有一种高贵的气质。然而,正当我们大声叫好的时候,站在镜子前端详自己的妈妈,默默地回到房间又把裙子换了下来,穿上了平日那些朴素普通的衣服。

妈妈说,已经老了,都没有资格美丽了,再打扮会让人笑话的。我心里一疼。尽管还是劝解着妈妈,但我知道,妈妈是不会再把裙子穿上身了,妈妈唯一的一条裙子只能被永远压在衣橱的最底层了。

现在,我和妹妹常常买了新裙子之后,哪里不合适就带回家叫妈妈修改。妈妈从无二话,戴上老花镜,架起缝纫机,为我们的美丽忙忙碌碌。可是,妈妈的青春,妈妈本该裙裾飘扬的美丽,却已经永远湮没在岁月的风烟当中了……

[憨鼠责编:阿九]

绥化定做职业装

乌鲁木齐工作服制作

齐齐哈尔工作服订做

池州订做职业装